火锅故事

 

永远,不够!


消逝的时光倒映在回忆的河流里,破碎的清梦贯穿没有你的每一个灰色日子。因为未曾看到你昨天的离别,我始终幻想你明天归来时的朗爽笑颜。

——  摘自外婆日记本中的句子


第一篇:水岸女子


解放前的重庆,水运发达,港口码头众多,是川贵物资外运的主要途径,居高处而瞰沿江,千帆竞发,蔚为壮观。

外婆家那时就是以跑船为生计。因为旧时艰难,外婆很小就学会洗衣做饭,操持家务,差不多15岁开始就跟着她父亲一起出来跑船了。自然,船上大小每日的伙食任务也就落到了外婆的身上。

沿江跑船,经河行峡,昼夜兼程,一路之上,外国商船的横行霸道,巡管船的无端骚扰与盘查,还有让人时常提心吊胆的匪患,其间生活,辛苦艰难自不必提。好在身处巴渝高山之地的重庆儿女,天生乐观,不管日子是否艰难,对生活的热情丝毫不减。躺在自己狭仄的船舱,枕着“澎,澎”的水声,听隔壁舱老船工们百吹不厌的牛皮,这几乎是外婆累了一天后最幸福的事情。

这一天,船行至宜昌港口,大家正坐在船上一起歇息吃饭,从对面过来一个年轻人,看岁数在二十三四岁左右,面带焦虑的打探道:“船东家,你们的船今天回重庆吗?”

“撒子哟,没得客船了么?”

“没赶上,要等后天的了。”

“哦,要得嘛,你在边边先等到起,货装完了就走”

“谢谢,谢谢。”

“没撒子的。”

凭借着对水路的熟悉,与对自身驾船技术的掌握,外婆家经常是夜间也要行船的。尽管夜晚对于一般行船人来说不是特别理想的时间,但考虑到一大家子人还等着吃饭呢,这也就成了没有选择的选择。

半夜,船突然颠簸得厉害,同时听见有人带着哭腔的喊:

“完了,完了,鬼障眼了”

“菩萨也,求求你保佑我们,我家里还两个小娃等着我去养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鬼障眼,是跑船人的行话,也是他们最大的忌讳。

传说,鬼障眼通常是发生在夜色漆黑的风雨天气,人站在船上,看不见两岸,也看不见前面,但能隐隐约约看见远处有亮光,船朝着这个亮光一直开过去,正常会离亮光越来越近,但鬼障眼时无论你朝这个亮光开多久,亮光始终在远处。即使船停下来,亮光也会一直在前面,并不离去。但同时伴随着的是船的颠簸,似乎时刻有翻船危险。

第二篇:闻香


面对这种谁也没有见过的情形,连老船工都乱了阵脚。外婆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尖,除了恐惧就是恐惧。

就在这时,大家似乎忘记了的年轻人跳上船头,大声呼喊道:

“莫怕,莫怕,锤子个鬼障眼。“

“前面是轮船,大家在船上两边站好,跟着那个灯开过去就没得事的”

“你娃啷个晓得?”

“听我的肯定就没得事的!”

紧张恐惧的气氛在小伙子坚定的语气中消散,大家安定下来后,船也不觉先前那般颠簸了。果然一切如小伙子所言,熬过紧张的几个小时,待晨雾散去,所有的人全部欢呼了起来。

“小伙子,你真了不起哈”

“要不是你娃,我们都要在长江喂鱼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从大家的交谈中,外婆了解到小伙子是一名医生,在国民政府重庆驻军某部任职。

在艰难中的人们,或许任何的苦难过后都是喜悦,毕竟没有什么是比人们开开心心的活下去更重要了。

船到重庆后,望着年轻小伙子远去的背影,外婆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。不觉间,两瓣桃红已飞上了脸颊。人已远去,但小伙子说的话仿佛还在耳畔:

“妹妹,你煮的火锅真香,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火锅。”

那一年,外婆17岁,正值青春年华。


第三篇:码头


对于船家,那时候重庆有两个地方是他们常去的。一个是朝天门码头,一个是磁器口码头。这天跑船回来,见天色还早,外婆便要求下船去码头逛逛,看见女儿连日来的劳累,做父亲的其实也很心疼,便应允了女儿的这个要求。

码头上的小商小贩、棒棒的唱卖声,吆喝声,此起彼伏,热闹非凡。每次出船往返一趟,少则三五天,多则十天半月。逛码头附近的商铺,成了外婆每次回来比较奢望的一件事情,因为即使回去也会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她做,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玩。

磁器口码头俗有“小重庆”之称,街道两旁商铺紧密相连,各种手艺匠开的工艺铺子里不断传出“叮铛”的敲打声,一路上琳琅满目的商品,外婆正看得入神,忽然觉得肩上被人拍了一下:

“嘿,在看撒子呢?”

待外婆转过身看时,才发现,这不正是半年前那天晚上搭船的小伙子吗?

“啊,你呀,你怎么也在这儿呢?”

“我下来买点药材”

“……”

今天能出来玩一会,外婆已经是很高兴了。小伙子的出现让时间过得更加快。

当码头遇上放慢的脚步,石板铺成的小路便有了爱情的节奏,一路上的唱卖声与吆喝声也就构成了曼妙的旋律。谁说世事的艰辛能磨灭人间的美好呢?年轻人的爱情就像青草的种子,只要时间对上了,心底的爱慕就会野蛮而疯狂的生长,哪管天干雨旱。

早春的阳光夹裹着绿草的鲜味,踏着盈盈的小步,吹过田野,掠过嘉陵江,踩着东去的长江流水,轻抚江畔人们的脸儿。一曲春风渡,万笙柔情还。但战争的年代,再美的场景也不过片刻,因为时刻都会冒出带有血腥与杀戮的因子。前面江边又围着了一圈人,听说是上游又飘来了好多浮尸。外婆不禁拽紧年轻小伙子的胳膊问道:

“打仗是不是会死很多人?“

“是的。“

“你是不是也要去打仗啊?我要你一定好好的。“

“冇事的。天杀的日本人来了,格老子的一定要把他们赶出去!再说,你煮的火锅啷个好吃,就是死了,我都要醒过来再吃你煮的火锅的。“

“呸,呸,不准你说死了。快吐一口唾沫。“

“好,好 。“

“……“

对于外婆与年轻小伙子的交往,外婆的父亲始终表现得忧心忡忡,好像是不太看好这一段的交往。几次都欲言又止,这天终于忍不住了,对正要出去的外婆喊道:

“幺妹,过来一哈,给你说点事“

因为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但看到父亲的神情又非常严肃,外婆惴惴不安的走了过去。

年轻的外婆始终弄不明白,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?

其实身在兵荒马乱的年代,父亲的担忧也是对的,一名军人随时都有为国捐躯的可能,而对于普通的老百姓,日子不过是一天天的重复,不求名利,只求每天能平平安安的活着就好。

长江上也越来越不平静了,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日本人。连学生们也开始不再专心的读书了,经常一个一个的聚在一起。没有来得及留下一封信,更没有来得及见上一面,小伙子就随着部队出发了。好多次外婆都有一种冲动,想去找他。可又不知道如何找起。


第四篇:半仙儿


1940年的重庆,从某种气氛上来讲,越来越让人感觉到一种异样的紧张。

听茶馆的人说前面打仗可死了不少的人。据说,有偷偷逃出来的人讲,夜里走在路上实在渴了的时候遇到一塘水,忍不住用手捧起饱饱的喝了几口,当时并未觉得不一样,第二天天亮却发现自己满手都是血。

像催命似的防空警报又呼啦呼啦的响了起来,习以为常的人们已少了往日的紧张,伴随着轰炸过后的哭泣声,同时也还有人谈笑依旧,或许是战争已让人麻木,或许是人们对明天的绝望,市井小民的生活已犹如火锅里烫涮过火了的毛肚。

丁字街的八字先生们一排儿坐开,人间各种的不幸与苦难,狡诈与贪欲均一字儿的在他们摊前聚集。外婆来这条街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,八字先生已似乎成了她心中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,徘徊了很多次,今天是终于拿定了决心,一定要算一卦。小伙子已经1年多没有消息了,到他们部队上打探,他们部队上的人说小伙子的名字并没有在牺牲名册上。但外婆又找不到他人,不过这样终究还是让人存下了希望。

“是问姻缘呐,还是断吉凶啊?”

“吉凶”

“卜问谁啊?报他的名号和八字,还有离家的时间。”

“……”

半仙儿的断语只有一句话:“妹儿,你回去吧”。

外婆欲问何意?半仙儿已喊:“下一位”。

见此,旁边的一位婶子已泣不成声,好心的告诉外婆说:“妹儿,不要太难过哈,这年月没法的,千万别想不开哈。你还那么年轻,慢慢熬,日子总是会过得去的。”纵观历史的发展,在人类社会的每一处要紧关头,女人表现出的抗挫折性,往往是高于男性的。此时,外婆已全然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,只觉得两只脚像踩棉花一样,深一脚,浅一脚的。除了刀割一样的心痛,剩下的还是心痛。只想安安静静的找个地方好好躺一会。

一觉醒来时,已是晌午时分。外婆也觉得奇怪,要搁平时,自己早就被她娘叫起来了。起来穿戴好,来到外间,只有她娘一个人在。因为吃不下饭,凑合的就着一点泡豇豆喝了碗稀粥,正欲回房,被她娘叫了下来:

“妹妹,你过来哈”

外婆无精打采,木木的挪步了过去。

“听娘说哈,你也老大不小了,这两天也和你老汉商量了哈子,准备给你说门亲事,你自己有什么要求的给娘说说,到时上街的徐孃孃来了,我也给她说说,让她帮你多选哈。”

“娘,我现在不想嫁人!”

“我说你个娃儿,你说你现在都多大了,还不想嫁人?”

“……”


第五篇:三烫手


嫁人风波过后不久,外婆的父母便对她开始采取了措施,因为在那时父母们的眼中,女儿过了20还不嫁出去那是要被人笑话的。外婆不再跟着他父亲出去跑船了,第一是近几年外面确实不太平,第二也是想让她收收心。

一个人在家的时光是漫长而无聊的,外婆被逼着在家里自己给自己准备嫁妆,但根本无心缝制。不觉间又想起了小伙子,记忆中的一幕幕重新被回放出来,眼泪水儿也止不住的流淌。心中不禁埋怨,什么人啊,死了还是活着,到底给个信啊!死了?不行,你不是说死了都要爬起来吃我做的火锅吗?人哪儿去?!!

想到火锅,便想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夸她说:“你煮的火锅真好吃”。

好吧,说不定哪天老汉就逼着把自己给嫁出去了,趁着现在还在自己家,有一点时间,再煮一次火锅吧,权当是给他煮的。外婆默默的想,我的火锅煮好了,你真的能死了都爬回来吃几口吗?

备齐材料,置放好器皿,一切都是熟悉的程序,只是不再有那个熟悉的人。

火锅要想做好吃,那是有讲究的。不比随意的家常小炒, 添吧点油盐酱醋之类的调味,再随手扔下点葱姜蒜作佐料,翻炒几下出锅盛盘便成。外婆煮的火锅,其中锅底底料部分主要靠时间功夫来熬制的,食用时以火烧锅,以汤导热,然后煮涮自己喜欢的食物。

这一次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的程序和工作,外婆却不小心将自己的手烫到了三回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是自己的心神不宁么?还是他真的出什么事情了?人的思维就是这样的纠结,但总是潜意识决定一个人的思维走向。不管现实的真实情况与自己所知的信息是什么,他活着就是外婆所希望的。于是,手被烫到了三次的事情最后就被外婆自己解释成了这样:

“肯定是菩萨在告诉我,他一定还活着,他要我再等他三年。”

此后的三年里,外婆不知道煮了多少次火锅。那一只被他牵过的手,在被烫到三次后,似乎对火的温度感知更加灵敏,让木材加碳块飘出来的火花儿就像温柔的小猫窜过指尖,手在腾腾的热气上方周边划过一道圈,便已知火候几分。

在外婆传下来的煮火锅工艺方法中,除了选料、配方及基本工序外,最重要的就是对火候的把握。她常说,人这一辈就像是煮火锅,可能你材料都选用对了,但火候你没有掌握住,最后却难免煮出来的火锅不好吃。材料可以算得精确,假使火候也能做到精确,那么精火必定熬出上品。


第六篇:爱的火锅


或许是天见怜悯,也或许是外婆煮的火锅真的越来越香,越来越好吃。就在3年时间快到,外婆下定决心准备随便找个人嫁了的时候,年轻的小伙子,也就是后来我的外公,他回来了。

外公在部队是一名医生,在一次转移过程中受伤掉队,近5年的时间里,经过了反复的辗转反辙,终于活着回来了。外婆没有特别的激动,该伤心的已经悲痛过了,多少次在梦里梦见他回来,想想过无数他回来时的场景,当他真的回来时,却仿佛这一切都是在梦里。

“我说过,没吃够你的火锅肯定死不了。“

“真的吗?“

“是的,一辈子也吃不够。“

“永远也吃不够。“这句话,后来成了外公形容外婆做的火锅好吃的最高表扬。

偶尔我们小孩子也跟着一起喊:“永远也吃不够 “时,我们就能看到外婆一脸幸福的笑容。

自从受了伤过后,外公一直都是自己给自己开了一个中药方子在调理身体,照外公自己的意思是说,皮肉之伤易愈,腑脏和谐需调。尽管吃着中药,但外公还是非常的嘴馋火锅。

一日,外公突发想象,中药源于百草,药食亦属同源。能否将自己喜爱的火锅和补元益气的中药结合起来同食,同样,火锅性燥,亦需去之。这样,就既可满足自己的口腹欲望,又不至影响五脏调和,美哉,美哉!

用我们重庆的话来形容,外公可谓是标准的“好吃狗儿“。幸好找到了会煮火锅的外婆,真是好吃人有口福。只是从此外婆就又多了一样事情,不时的给外公熬他自己发明的中药养生火锅中要使用到的羹。在我15岁读初中那会,外公外婆年龄都大了,一晚上的睡眠都断断续续的,偶尔遇到外婆给外公煮火锅,他们就会从下半夜开始一边熬着,一边家长里短的聊着。

那年代的爱情,没有感动得泪眼迷离的山誓海盟,也没有一掷千金的疯狂炙热,更没有整天说着些细细碎碎的我爱你,我想你之类的密语。现在想来,平淡真实也许才是最真挚的爱情。就像是我们煮起来一口火锅,本身用味道美,好吃来形容实在是不能说明什么。但它静静的,就在那里,散发着它自身独有的气息,从铁锅锅底深处翻滚上来的清亮红汤,倒映在如水的眸子中,用筷子沿着锅边划上一段圆弧,再从唇齿间捺过,火锅那最原本的爆发力,便紧紧的拥抱起舌上千万个味蕾开始热舞了。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,一切都是如此的轻松,但内心最真实美妙的体验已无需文字描绘。

后记:


一晃,我也到了外婆年轻时候的那个年龄,或许是继承了外婆煮火锅的天赋,我也开始煮起了火锅,由于时代的不同,新新人类更有了自己的想法,比外婆更进一步,我将自己煮起的火锅称之为:“矿火锅“。未了,我再弱弱的问一句:

“永远也吃不够我火锅的人在那里呢?“


联系我们

重庆市矿恒餐饮管理有限公司
加盟热线:13883331854
客服热线:023-68933371
公司地址:重庆市大坪时代天街4栋10层1010

推荐产品

  • 矿火锅-品牌加盟

    矿火锅-品牌加盟

    MORE
  • 矿火锅-联营合作

    矿火锅-联营合作

    MORE
  • 装修指导

    装修指导

    MORE

推荐新闻

热门关键词

公司简介

矿火锅(kuang Hot Pot)创建于2009年10月9日,是杨梦吟(Yang’mengyin)创办的一个重庆火锅品牌。作为重庆知名的五十强火锅品牌,矿火锅秉承钻研、坚守、开创、极致的理念,主要面向爱吃重庆火锅、对重庆火锅味道品质要求高、愿意为美食而放开步伐追逐的人。

查看更多

热点图文

联系我们

  • 重庆-大坪龙湖时代天街4栋1010
  • 023-68933371
  • 1610604966@qq.com
  • www.kuanghuoguo.com

重庆矿恒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9-2017 渝ICP备13006081号

重庆矿火锅-重庆火锅五十强-重庆最人气火锅-重庆最传承老火锅

100年的秘方传承,是对传统与信仰的坚守!
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5